清风江游

fate厨,除微士剑洁癖外博爱。b站LOFTER同步更新,ID相同

个人介绍!

各位好呀这里是清游ww

fate,FGO,名柯厨

fate,FGO主粉阿尔托莉雅(s),冲田总司,织田信长,莫德雷德,其他随缘博爱鸭,没什么雷点可安利

名柯大本命柯哀,天雷新兰勿踩雷(但只是平时聊天还是可以的,只要别给我推新兰就好)

ps:在我心中新兰柯兰无差异,感谢理解

(黑呆×蓝呆×黑呆无差)服务生,骑士与你

​ 私设阿尔托莉雅以及alter是姐妹关系(蓝姐黑妹)


   有微微微量骑姬请注意(抱歉请缝中找粮qwq)


   alter比姐姐高小半个头


  是自爽文,,所以质量不能保证


  一脚踩进北极圈!(话说这个tag要怎么打,,)


   阿尔托莉雅因为把家里吃穷了,所以被自己的妹妹踢了出来在咖啡厅工作。


   由于自小时就很少被作为女生看待,所以来到咖啡厅后也是穿着的男性服务生的工作服。


   而不是羞耻的女仆装。(划)


   不过雌雄莫辨的样貌,阳光开朗的性格以及绅士的品格倒是很合一些女孩的心,那些粉红色的泡泡已经快在咖啡厅炸满了。


   阿尔托莉雅脱下身上的黑色西装,心中暗自腹诽迦勒底的造作,突然让自己穿上一套不明所以的衣服,还说什么“Saber大胜利!”“今日来迦勒底咖啡厅就有机会和Saber合照!”这类的(沙雕)活动。


   问题就在于很多小女生还真去了。。


   幸运等级高的,有幸被抽到的小女生还提了很多要求……


   比如。


   “Saber酱能公/主/抱我吗!”


   “Saber酱我想和你合照!”


   “Saber和我对几句话吧!”


   阿尔托莉雅咽了咽口水,自己并不太会应付这种性格的人,所以就一一应允了下来,并且说到做到。


   一时间迦勒底咖啡厅的现场还(不怎么)好控制呢。


   等现场安静下来,已经是搞完活动,人群散开,夕阳西下了。


    阿尔托莉雅刚解开第一颗扣子,就被一双温度比自己低的手所阻拦。


   她的妹妹,Alter正站在自己背后,将头枕在自己颈窝里,贪/婪/的/吸/取她的气/味。


   自小时两人就被家中亲戚笑为“抱错了的两姐妹”。不过也是,潘多拉贡两姐妹除了外表相像外就没有任何相同的点,所以也有人称妹妹为alter。


   “就这样,别/脱/下来,阿尔,我喜欢你这个样子。”alter从后方圈住阿尔托莉雅的脖子,像幼/虎一般蹭/了/蹭阿尔托莉雅的脖子。


   “……好吧,你怎么出来了?”乖乖的把/扣/子/扣/上,阿尔托莉雅的眼神从刚刚的锐利变得柔和了起来。


   “听说迦勒底咖啡厅搞活动,在家也是闲着无聊所以出来看看,然后就看见我的姐姐在公/主/抱别人——”刚说完,阿尔托莉雅的脸突然就红了起来。


   “啊——啊,别说了!羞耻啊!”一手捂脸,一手扶人,阿尔托莉雅欲哭无泪。刚刚要求公主抱的,是个女孩子吧……


   好像是叫……叫什么……?应该是爱丽丝菲尔?啊总之想想就好羞耻!


   “呐呐,阿尔。”“嗯?”阿尔托莉雅云游的心被唤回,眨了眨眼睛看着自己的妹妹。


   “来嘛,作为服务生服务一下我嘛。”“……真是不知道怎么拒绝你……好吧,你去那边坐着吧我等会就来。”


   看着自己的妹妹做好在座位上,阿尔托莉雅突然发现一个问题。


   ——她的妹妹是不是穿着晚礼服???


   ——不等等,今晚是不是有个舞会啊。


   ——梅林……出来挨打!!!


   无数思绪涌入脑中,最后只剩下最后一条。


   ——梅林是你干的好事吧出来挨打!!


  不过……既然她都来了,不如今晚约她吧?


   Alter无聊的坐在座位上把玩着一把黑色的塑料剑,不过像是路边摊一块一把的那种,浑然不觉身边已经站了几个人围观。


   “美丽的女——”一个西装打理整齐的男生试图过来搭讪,却被一道冷漠的声音打断。


   “抱歉,请让一下——”一身黑西装烫的整整齐齐,右肩上多了一件深蓝披风的阿尔托莉雅挤开人群,来到Alter面前。


   这样的穿着使她像一个统治国家的王者,又或者是一个绅士优雅的骑士。而冷漠的气息更是让人退避三舍。


   一些女友粉似乎已经要抑制不住自己的尖叫。


   “亲爱的女士,我能与你共舞一曲吗——?”富有磁性的声音传到了alter耳边,阿尔托莉雅单膝跪地,执起她的手轻柔的吻了吻她的手背。


   “当然愿意,骑士。”alter笑了笑,也顺着她的话头说下去。


   “这是我的荣幸。”阿尔托莉雅执起对方的人,与alter走向舞池之中。


(剑咕哒♀)当藤丸立香雇佣了阿尔托莉雅

  ​ 藤丸立香:当地黑手党头头

   阿尔托莉雅(*7):蓝呆 黑呆 白枪呆 黑枪呆 x bx lily共七骑

   〈Saber〉

  “现在麻烦了啊……”藤丸立香小声嘟囔着,把消/音/手/枪藏在西装内侧的口袋里,看着远方响起的警/笛,心感不妙。

   “难不成被发现了?”警/笛声已经离自己很近了,但是藤丸立香已经来不及走了。

   “唉呀,这下可糟糕了呢。”警/车上下来了几个警////察“saber也不在身边,在这么下去就不妙了。”

   “我们是东京警察局,现在我们要以故/意/杀/人/罪/逮/捕……唔?!”还未等警/察说完,几道寒光闪过,月光下的几个影子已经倒地。

   唯有一个蓝色身影向她走来。

   “saber!我就知道你会来!”藤丸立香倚在墙壁上,笑的灿烂。

   “嗯,我会一直保护你的。”

   “My Lady(我的小姐)”

  〈Saber-alter〉

  藤丸立香躲在一截断墙后,右手捂着腹上的伤/口,刚才那把刀差点穿/透了她的腹部。

   虽然避开了要/害,但却留下了一道划/伤。

   “唔咕……?!”一阵轻微的脚步声,藤丸立香几近本能地把左手的小/刀挥过去,却被一双淡金色的眼睛和有力的手掌阻挡。

   “阿尔……?”立香不可置信的看着面前的人,却被她的/吻/封/住/了/嘴。

   “放心,接下来交给我。”

  

   〈Saber-lily〉

   说出来你可能不信,藤丸立香的护卫是个女孩。

   还是个特别可爱的少女,最多也就比她大少许。但却是几个党派中最强的打/手。

   看着眼前带着微笑/出/刀的少女,藤丸立香不禁感叹人不可貌相。

   “真是抱歉!”“不好意思,请让您面带微笑前往地/狱吧!”少女面容有少许惊慌,许是对/杀/人还有着不适应吧。

   等结束后,她的护卫走了回来,有点抱歉的挠了挠脸,干笑了几声。

   “哈哈……抱歉呐立香酱,一下子心软了软,这次慢了点……我下次一定会加油的!”

  〈Lancer〉

  藤丸立香推开面前的门,她的保镖站在身边。

   今天要与别的地方的头领交涉一些事情,所以她的亲卫亲自来到她身边保护。虽然藤丸立香再三强调自己会没事,但最终还是拗不过她把她带了过来。

   “罗德赫斯,我之前也说过了,我这次来只是想谈拢生意,但你这是?”藤丸立香冷静的说出这话,左手按下了亲卫想拔/枪的手。

   “自然是有原因的,藤丸。”男人笑了笑,让护卫用/枪/指着藤丸立香。

   即使黑/洞/洞/的/枪/口指着自己,立香却仍然保持着镇定:“这是要撕破脸皮?”“近在眼前。”

   亲卫终于没有了阻拦,干脆利落的开/枪。

   罗德赫斯护卫的额头上出现了一个血/洞,双脚已经无法支撑住身体的重量,缓缓地倒下。

   “啊,没事,顺手吧。”藤丸立香笑了笑,向那边一歪头。

   枪声响起,罗德赫斯应声倒地。

   亲卫把枪丢在地上,枪柄正中罗德赫斯的脑袋,虽然拍了拍手上的灰尘。

   “走吧,我亲爱的主人,该回家了。”

   

   〈Lancer-alter〉

   子/弹无情的射/杀眼前的障碍物,她仿佛是一位冷漠无情的王。

   藤丸立香站在她的身边,从心底生出一种跪/下臣/服的感觉。

   转眼间,她身边的敌人已经被最后一颗出膛的子/弹所射/杀,她的“王”,那个让她臣服于脚下的“王”向她迈步走来。

   寒冰在见到她的面容后融化了少许,“王”轻叹了声,将她抱在怀里。

   “别乱跑了,在我身边就好。”

  

  〈迷之女主角X〉

  藤丸立香无聊的刷着手机屏幕,另一只手捧着一碗方便面。

   她的护卫站在自己身边,笑容满面的看着自己。

   “干什么?X?你好像很奇怪的样子???”藤丸立香放下手机,奇怪得问。

   为了不让宿敌追踪到自己,她们的房子在一个偏僻的郊区。

   得到了护卫否定的回答后,藤丸立香继续专注于泡面怎么做才能更好吃这样的疑问之中。

   门外响起了响声,护卫主动请缨前去开门。

   还未等吃完一口,门口就传来枪/声。

   藤丸立香噎了噎,抬头往门边看。她的护卫已经冷淡的收回枪走了回来。

   “只是条野/狗,我出去处理一下。”

  

  〈迷之女主角X-alter 〉

   “团子真好吃啊……”藤丸立香满意的吃着抹茶味的团子,发出了像猫一样的咕噜咕噜声。

   她的护卫是个沉默的人,也是个细心的人。

   藤丸立香看向屋外,似乎有几个人影略过。

   “啊,像是他们呢,解决了吧。”口中说出了冰冷的语言,但是吃团子的动作和笑容并没有收敛的少女显得有些可怕。

   她的护卫走了出去,响起一阵厮/杀声。

   几分钟后,她的护卫回来了,正在嫌弃的甩着手上沾染到的/血。

   “啊,我回来了,已经全部解决掉了。”

   “那个那个,团子,我也想吃。”

今天不是很舒服,,这一周都不更新了


一段评价,b站有发,在这里也发一下

完结撒百合花!!

在这一集里侑侑已经爱上前辈了吧,不过前辈这时候心里全是成为姐姐呢!侑侑要想攻略前辈/被前辈攻略可是要帮前辈打开心结啦!

许多人认为灯子渣,一边跟侑侑确定关系一边给佐伯女士希望,但是我觉得吧,

佐伯女士对灯子来讲是一个心灵的依托,是可以吐露真心话的人。而且灯子也不知道佐伯喜欢自己,只是觉得有对朋友的好感。佐伯对灯子完全就是单相思。

虽然侑说过前辈可以对自己撒娇,但就是因为这点,灯子才不敢对侑说

在现实/网上中某些时候我倒是觉得我在扮演佐伯啦hhh

果然还是吹一下细腻的细节描写吧,佐伯女士眼中的倒影,本来想拍肩后来鼓起勇气搭上手背,电车经过灯子时像以前这个景象的骤停,侑与第一集时对前辈的态度。

『标题:《只认识你》。』

标题没用终将成为你真的可惜!!不过这个题目也很有深意呐~

期待第二季,相信侑侑会努力让前辈打开心结的!


信冲/彼岸花·秘密潜入番外1:很高兴认识你(be)

“数据库比较近,疫苗室比较远,先去哪里?”


   “……”麦对面的人明显在挣扎,最后艰难的开口:“……先去数据库吧。”“收到先知,现在前往数据库拷贝资料。”


   “噢天哪这是什么东西!你看见了吗冲田!简直就是老鼠和蜥蜴的变异体,好恶心啊啊!”


   “绕过它们,别射击,跑!!”


   “收到!!!”绕过变异体后,信长跑过了袭击。


   “哈……哈,我有点喘不过气了,我以前从来没有试过……可能是病毒影响吧……”


   视角剧烈的晃动着。


  “坚持住!阿信!就差一点了!”


    “我就说嘛,这里怎么躺了这么多警卫,看来都是被这个复杂的密码锁导致的啊……另外提醒一句,本来有三次机会的锁,已经被前面的人折腾剩下一次了,也就是说如果我们没接对的话,我就会死在这……”撑着墙壁走过去,织田信长甩了甩头,将视线集中在玻璃墙上,那里放着能使她的任务目标。


  冲田总司看着屏幕上最上面的一个圆圈,中心写着一个大大的π,下面的小圆圈依次是白白黑白白?黑黑,问题是“?”要填入什么颜色。


   只是一个简单的数字而已,冲田总司敲了敲桌子,沉声:“是白色。”


   “收到。”按下白色,惊喜之色还未显露,就被下面的信息打倒:“干的漂亮冲……唔,还有两道验证,交给你了,总司。”


   画面上是一幅由几个分散的破碎的碎片组成,冲田总司随意的将它排列一下,说:“是个X。”


   “好……咳咳。”按下x,织田信长抵在墙上的手忍不住握紧了拳头,低咳出声。


   “你没事吧信?”“嗯……我没事,快点吧这是最后一道了……”虽然听起来很虚弱但应该没有大碍,冲田总司是这么认为的。


   最后一道验证显然比。前面的要莫名其妙的多,不过。也只是一些质数的结合,虽然有些莫名其妙,但是总体都不算太难。


   “唔……应该是B。”“呜哇应该是什么鬼……好吧好吧,收到先知。”按下b,最后一道验证也解了开,织田信长立刻将读取资料的装置插入电脑,双手有些许颤抖的开始拷贝。


   “好了!疫苗资料已拷贝完成!”织田信长显然很高兴,拿着装置就走了出门。


   冲田总司也笑了笑,用手托住腮,头顶的呆毛一翘一翘的,此时也显示出主人的高兴。


   但是接下来的广播,却粉碎了两人的美梦。


   “由于资料被窃,疫苗将在于三秒内销毁。”冷冰冰的话语在走廊中回荡。


   “不不不不不!!!他们发现我们盗取资料了,要销毁疫苗!”


   “3。”


  “2。”


  “1。”


   疫苗室传来响声,织田信长忽然呆愣在原地。


   “……”瞬间,两人都陷入了沉默。


   飞机的轰鸣声打扰了这份死鸡,织田信长凭着最后的毅力走上天台,在飞机的强风吹拂下被担架抬起。


   没有一个医生知道织田信长为什么会这样子。


   织田信长还没有摘掉通讯头盔,原本寂静的空气中突然传来了一套轻笑声。


   “喂……别哭啊你这个人,那么喜欢哭以后还怎么做猎手?”


   “哎你别这样……我不懂的哄女孩子。”


   “别哭嘛!别哭嘛,虽然我只能陪你一会但现在,让我陪着你吧。”


  无论织田信长怎么问候,冲田总司却不怎么搭话。


   “咳——?!……抱歉……我可能要先走了,总司,在以后,有缘再见吧……”


   随后,视觉共享就没有了消息。


  “信长!!!!!”冲田总司激动的站了起来,呼喊着她的名字,可惜她再也不会再站起来,再喊她一声先知或者总司了。


   直到两天后,冲田总司被临时调往文字部才了解了这文字。


   『猎手·1423,织田信长,确定死亡』


   这段红文字,彻底把冲田总司的心再次捏/碎。


信冲/彼岸花·秘密潜入

全文4k,可以留着有时间再看

  随着Bi an flowers战术系统的打开,冲田总司——一个先知,与她的猎手连上了联系。


  “嘿,先知,听得到吗?我相信这玩意应该没这么容易坏的吧哈哈哈”出乎她意料的是对方也是个女生,清脆的声音透露着一些狂傲。


   “嗯,听见了。”冲田总司皱了皱眉,耐心的回应自己的猎手。


   “好的,我的面板虽然差了点但是一切正常。”对方显然很愉悦,骚动了几下后又出声道:“稍等先知,我打开一下视觉共享。”


   一阵电流经过,冲田总司与猎手连上了视觉共享。


   “好了!现在看见了吗。”


   “嗯。”冲田总司看见猎手站在一间屋子的上面,周围光线阴暗。


   斜下方有一扇铁门,估计就是开始任务时要进去的建筑的唯一途径。


   “好了,初次合作,先知,我是织田信长,如你所见是个女的。”


  织田信长听起来状态不错。


   “我知道你有点惊讶,我也知道你是第一次和我合作。”滞了滞。


   “放轻松点,你可是跟我合作呢。”信长似乎很轻松。


   “呃……虽然我是第一次跟你合作,但你也不用这样子吧。织田猎手。”


   “没所谓啦,另外叫我信就好。”


   猎手轻轻跳下屋顶,趴伏在门前的草丛中。


  “看见那扇铁门了吗?”


   “嗯,铁门后面有什么?”


   镜头晃动了一下,信长的声音有点震惊。


   “哦老天你该不会忘了吗,没想到我刚刚叫你菜鸟你还真的是菜鸟?”镜头重新平稳“为了以防万一,我再给你复述一次吧。”


   “好,感谢。”


   “哎?啊不用谢。铁门后面是一个封闭园区,最高的玻璃大楼是一个叫迦勒底的制药公司,他们可能在研究一些该死的病毒,我们这次的任务就是潜入进去,调查他们的数据库,最好再拿到些疫苗。这么听起来的话这次的任务还挺简单的,所以放松点,先知,很快就搞定。”


   冲田总司对着麦,说:“明白了。另外我是冲田总司,你也不用那么拘谨的叫我先知。”


   织田信长双眼紧盯着外面:“放轻松,先……冲田,要知道我们猎手通常只会干体力活,你们可以算是我们的脑子了,干完这场我就退役了,我可不想出什么情况。那么赶紧开始吧,结束后我要去喝威士忌!彼岸花酒吧的威士忌可是最棒的!”


   正了正头盔,织田信长向先知报告情况:“现在有三个门卫在门口把守,有什么好办法吗?先提醒一句,总部要求的是完美潜入。”


   “你转动一下头,我看看四周有什么。”织田信长乖巧的在四周看了看。“很好,你看右边,井盖,走下水道。”


   ……织田信长像是小声嘟囔了什么,随后掀开井盖跳了下去。


   “哦好吧我就知道……”信长不耐的说“这里的清洁就不能做好一点吗?!”


   “你这么说话真的不会被听见吗喂?!”“你不知道这个面罩可以隔音的吗???”“抱歉我还真不知道……”


   “瞧我发现了什么!冲田!这个下水道可以通向那个该死的总部!”通过手电,信长发现了那个出口,一路奔跑到那个出口。


   覆盖手套的手刚抚上梯子,冲田总司莫名的直感却喊停了织田信长:“等等!先别上去!给我待命!”攀爬的动作一滞,织田乖巧的等待指令。


   几分钟后,一阵急促的脚步声就透过井盖传了过来。


   “你们先知的直感真奇妙,那我就上去啦。”轻轻移开井盖,织田信长靠在走廊阴暗的位置。


  静待了几分钟后,织田信长把彼岸花总部研制的解码器贴在铁门的电子锁上。滴的一声,铁门开了。


   “好……进去了。”织田信长溜进了总部。“这里真黑,连个电源都不肯开吗?”说着打开了夜视仪,观察四周。


   “我已经查完资料了,他们的总部在21楼,就请你顺便检查一下底楼吧。”冲田小姐靠在椅背上,笑着听自己拍档的一声哀嚎。


   “我说啊,如果这玩意敢放在底楼的话我保证十分钟就能搞定,真不知道那些人怎么想的,非得放那么高。哎我说,真不是我吹的,我虽然是女生,但身手跟效率可是组织里数一数二的!”


  “是是是我了解了组织里最唠叨的猎手,快点走吧。”


   “……底楼搜索完毕,正厅有个警卫在睡觉,怎么做?”“别管他就好了。”


  织田信长小心的溜过正厅。


   “好啦,现在就要麻烦你做一件事了!为了任务,请爬楼梯吧!”


   “好吧,听你的,冲田。”小心的踏上楼梯,墙上的led灯指示着楼层。


  “那个……冲田,我能不能把夜视镜摘下来?虽然作为猎手这么问有点不专业,但我觉得这个光线已经足够了。”看了看四周环境,冲田总司应允了她的要求。


   “你真是善解人意,如果以后还有机会我们肯定会合作的很愉快的。”摘下夜视镜,织田信长继续前进。


   1到18层,织田信长除了打了个喷嚏和感觉眼睛有些不适之外没有任何问题。


   “等等冲田,这个烟头没灭。”织田信长皱了皱眉“这附近肯定有警……唔!!”


   话音未落,一个警卫就晃着手电筒照了过来。两人皆是一惊,但织田先反应了过来。利用对方的僵直,直接冲过去横着一劈到手腕,夺枪,然后制住想要摸警报器的右手,扭断后一个捂嘴手刀将他劈晕。


   大口的坐在地上喘着气,织田信长深呼吸几口后站起“你觉得这人要丢在哪好呢。”“厕所。”“真懂我啊。”信长把人拖到厕所,想了想又补了一针昏睡针,才拍拍灰离开。


  “要小心了冲田,如果那玩意在21楼的话那最后两楼肯定很多警卫。”“收到,你也是,谨慎前行。”


   半蹲着走向20楼,信长却发现一件不可思议的事。


   “这没有楼梯再上21楼了吗??”“检查一下20楼?”冲田总司把纸和笔放在桌上,托着腮提意见。


   “不对!不对啊!这一楼居然一个警卫都没有!”织田信长不可思议地说出声,在检查了整个20楼后。


   冲田总司翻开楼层指引,想了想“这里根本就没有21楼吧。”


   楼层指引上,并没有21楼。


   “那这么说,我还是要搭电梯?”


   “不不不,也不行,你看这个地方。”一张图出现在显示器的右下方。“这里,多了一块,我怀疑就是21楼。”绿色地方出现了一直激光笔,将它圈了出来。


   “噢!就是那种电影里的暗门是吧!酷啊!”“先别着急,看一下这里的会客厅,平面图上有。”


   小心的打开会客厅的门,里面只有两个纸杯以及残余着少许温度的沙发。


   “摸一摸那些抽屉,对,就像你平时看的电影那样。”织田信长翻了翻抽屉,突然惊吓的说“哇塞看我发现了什么?本/子?还是gl的,这一个房间的主人品味真奇特啊。”“别废话!快点啦,而且阿信你的关注点怎么那么奇怪……”


   层层叠叠的文件下,一个按钮出现在眼前。织田信长按下了按钮,眼前出现了被一扇铁门隔离的房间。


   信长把解码器按在锁上,两重验证开启。


   “该死,还有一层,你看见了吗先知,这居然要我们解密?!好吧交给你了。”


   冲田总司托着下巴深思了一下,随即对着麦说:“首先请你不要在关注那些茶器了信,等你出来后怎么买都行。好了回到正题,把这个旋钮扭到左上方。”


   听从指令,信长把旋钮扭到左上方,铁门应声开启。“你们先知可真是太奇妙了。”“别说了,求你警戒一下吧……”


   冲田总司在心中叹了口气,心想以前跟她搭档的是不是都疯了。


   “噢?有个警卫。”正打算开始战斗的信长却发现那个人干巴巴的倒下了。


   “嗯???”正打算触碰,冲田喊停了她“别乱动那具尸体!我有不祥的预感,先检查周围!”“收到,先知。”


   织田信长看到了不远处的一个本子,捡了起来。


   “噢天哪!这个公司真的在研究什么该死的病毒!而且,离感染者越近,越容易感染?”突然,“等等……我记得我刚刚碰了那具尸体……”


   冲田总司瞳孔一缩“阿信!!开启防毒隔离!!快!!!立刻!!”


   面罩抽走了里面多余的空气,窒息感扑面而来,随即的是少有的新鲜空气。


   “我真的不喜欢这个装置的启动……咳咳。”织田信长模糊的视线因为突然被抽走的空气而清醒了一点。


   “别睡!!阿信!坚持住!!我已经联系总部了!五分钟,坚持五分钟!”


   “我知道,但是我的面罩也只能提供五分钟。而且我可以确定的是,我之前已经中毒了,不然的话我不会打喷嚏和揉眼睛……”


   “所以,现在是要我在五分钟之内找到疫苗,然后找到去天台的路,最好拷贝一下资料?天哪早知道我就不说这次的任务很简单了!”


  空气突然沉默了下来。


   “听着先知,我现在还有个坏消息。看见面前这扇门没?hive,蜂巢迷宫。靠你了,先知,听您指示。”


  推开铁门,每个房间都有三扇门,也就是除了进入的门外还有两扇门——分别是向左与向右。不规矩的墙壁使织田信长冷汗直流,压迫感笼罩在心头。


   “101100101……”冲田总司看着纸上的一串数字,笔头在桌上规律的敲着。“我懂了!信!往左走,然后向右,左,左,右,右,左,右,左!”


   用力撞开最后一扇门,织田信长眼前终于出现了一条狭长的走廊。


   “你简直是天才!总司!”织田忍不住高呼着对方名字,却又突然挡住了镜头“……抱歉我的眼睛又疼了,说实话我感觉病毒在加剧。啊,现在看地图的话,疫苗室比较远,数据库比较近,走哪边?”


   “疫苗室,安全着想!”冲田总司脱口而出。


   “哈哈,我知道你在为我的安全着想,好吧,先去数据库。”不管冲田的抗议,信长挪动脚步走向数据库。


   “噢天哪这是什么东西!你看见了吗冲田!简直就是老鼠和蜥蜴的变异体,好恶心啊啊!”


   “绕过它们,别射击,跑!!”


   “收到!!!”绕过变异体后,信长跑过了袭击。


   “哈……哈,我有点喘不过气了,我以前从来没有试过……可能是病毒影响吧……”


   视角剧烈的晃动着。


   “坚持住!快了……阿信!前面就是疫苗啊!”


   “我就说嘛,这里怎么躺了这么多警卫,看来都是被这个复杂的密码锁导致的啊……另外提醒一句,本来有三次机会的锁,已经被前面的人折腾剩下一次了,也就是说如果我们没接对的话,我就会死在这……”撑着墙壁走过去,织田信长甩了甩头,将视线集中在玻璃墙上,那里放着能使她活命的物品。


   冲田总司紧盯着密码锁:“是白色!快啊阿信!”


  以平生最快的速度按下,织田信长咳了咳:“干的漂亮!啊,还有两层验证……咳咳,我的氧气越来越少了……靠你了冲田……”


   “X!”“B!”


   “密码……对了啊……”氧气供应已经切断了。


   验证打开,玻璃门慢慢的打了开。


   “快啊!快啊啊啊啊!!”在心中狂吼道。氧气已经没有供应供应,织田信长已经尝到了缺氧的痛楚。


   玻璃门终于被打开,织田信长马上拿出疫苗扎进手臂中。


   缺氧的感觉马上消失,已经憋气快一分钟的织田信长终于松了一口气“现在,开始拷贝资料……不,等等!”


   由于疫苗被取出,资料将会在五秒后自行摧毁。


   “不——!!!”织田信长绝望的喊着,眼睁睁的看着资料被销毁。


   “信……出去吧,直升机已经到了。”


   “……”织田信长沉默着在天台迎接直升机,最后,对着耳麦说“谢谢你总司,和你合作很愉快,希望我们以后还有机会。”


  “于此,任务结束,猎手No.1432与先知切断联系。”



千本樱 冲信冲 3-4

3


   眼神暗示冲田挽住自己的手臂,信长公看着不远处走来的一对名族。


   “夜安,Ms 织田,最近如何?”伸出手与对方握手,信长很自如的应对着。


   “夜安,Mrs西蒙,我最近很不错。并且您的朋友今晚很美丽。”西蒙似乎很高兴,他高声说:“哦?抱歉,我还是第一次了解到,Ms织田还有与同性的倾向?”会场上的人都把目光投了过来。


   冲田总司这才感觉到自己的存在有些多余,由于很少出现在这种场合,她有些怯怯的想缩回手,却没想到信长以强硬的态度拉住了她的手。


   “无妨,这位只是我的合作伙伴而已,冲田,跟他们打个招呼吧。”微微捏了捏对方的手,织田信长用压迫的赤眸注视着两人。冲田连忙鞠了个躬:“两位好,我是冲田总司。”感受到信长的态度,西蒙也不好在说什么,互相举杯后就分开了。


  等西蒙走远后,织田信长松了口气,但随即用谴责的目光看了看冲田总司:“你是笨蛋吗,这种时候不能松手,连这个都不知道?”


   “啊,啊抱歉!”因为年幼时就经常因为病弱而长期留在家中不得出门的冲田总司面对这种场面有点慌乱。


   “算了。”织田信长不打算继续追究这件事,而是盯着远处一个人:“看那里,那个,是这次的目标。”拽了拽手,冲田总司的目光转向那边。


   派克.本森,这次的目标人物,是黑道上经常妨碍织田幕府交易的人物,信长一直很想除掉他可迫于种种原因没能撕破脸皮。


   “我在这个会堂安装了炸弹”看着总司略微担心的眼神,织田信长补充了一句“没关系,威力很小,就算被炸到也只是轻擦伤重骨折。”微微一滞,又补充一句“我已经了解到你上次暗杀完之后的行为了,这次的炸弹是专门为你准备的,伤人不多的那种。”“所以在引诱他过去后我们要尽早撤离,他肯定没那么容易死,那些保镖肯定会抱着不撕烂我们不放弃的这种感觉的吧。”织田信长压低了声音,亦步亦趋的走向派克.本森。


   “夜安Mr.本森,舞会很好玩,谢谢您的招待。”从一边的侍者手中取了香槟,信长举杯向派克.本森。


   “夜安,能让您愉悦是我的责任。另外其实您可以叫我派克”两人脸上的假笑似有似无,杀气却在笑容中显露。


   “谢谢,不过不知道本森……派克,您是否愿意与我共同前往一个地方?我们可以在军略这方面好好谈谈。”


   “当然。”碍于面子,派克.本森只能硬着头皮接下这一邀约。


4

  

   挥手驱散身边的士兵,信长只留下了门外看守的两个人,转而开始与派克.本森进行着交流。


   才刚过不足四十五分钟,本来被伪装的和平的景象就脆弱不堪,现在又遭到了其中一人的致命打击,温和的两双眸子瞬间充斥着杀意。


   冲田总司眯了眯眼,微微站在自己的雇主前面,用瘦小的身子挡住后面的信长。


   对面的雇佣兵也站了出来护住自己的雇主。


   空气凝固。


   下一秒,冲田与对面的雇佣兵如风卷狂雷一般,在不算大的空间中搏/斗。


   短短几秒,二十来招已然掠过。


   叮叮当当的声音不绝于耳,直到最后,赢家站立了起来。


   冲田总司拍了拍手,手里/掐/着那个人的脖颈,抬起头来问自己的雇主:“怎么处置?”信长很满意的点点头:“真不愧是你啊冲田,那么就用你最喜欢的方式/杀/掉就好了。”冲田总司颔首,拿起剑,将人与头一/刀/两/断。


   大门被他的手下破开,派克.本森不屑的看了看屋内的两人,低沉的宣布着:“杀掉她们。”就沉默的走出了门。


   机械声响起,来自机器独有的摩擦音在耳边回荡。信长微眯着眼,把出自己的爱刀,警惕的看着面前的机器人——不,是穿戴了外骨骼的机器人,全身上没有一处没被武装。


  宽厚的剑看起来笨重,但出鞘的速度是出乎意料的快,连总司都要惊叹三分。“真不愧是外骨骼呢。”


   冲田总司的剑砍在上面,反复没有感觉似的,挣脱,回手剑,被闪避开,继续攻击信长。


   “我的老天,我是被目标集中了吗,一直在打我?”虽然很疑惑,但是也没有时间使自己再疑惑下去了。


   每抵挡一次石剑就仿佛撞上了硬邦邦的钢铁一样,虎口被震得生疼。


   “……嘁!”终于,在一次防守中信长的刀不幸脱手,吃红色的刀插在一边的地上。


   眼看下一次攻击近在眼前,手上失去了武器的织田信长只好咬紧牙关,将双臂驾驭胸前抵挡。


   破空声飞啸而来,结果究竟会如何呢……?


是致歉信_(:з」∠)_(占tag致歉)

@赤发梧桐 很抱歉让你失望了,冲信abo遥遥无期_(:з」∠)_

最近查黄打黄贼严,又快期末考了_(:з」∠)_我可能没时间把abo写下来

啊,我尽量吧